一杯拿铁散文

文章 2019-07-11 05:07:40 1个回答   (16)人看过

喝到第一杯拿铁时既是迎接,也是送行。

前年,秋雨纷纷,突然接到一串号码,电话中的阿姨告知快要移民澳大利亚。她与我并无血亲关系,却是小姨的挚友,当时小姨在国内,委托二姐(既是我的母亲)去帮忙。我陪妈妈赶赴离首尔并不远,却属另一座城区的安山市,下车便能闻到森林的自然气息,虽然这里被称作工业市区,但阿姨住的环境很是干净悠然。

看到我便笑盈盈说:“那么小的女娃娃,如今都长这么大了哇!”

母亲听后咯咯笑,唠着家常帮助阿姨收拾房屋,该扔的扔,该搬的搬。阿姨是好酒之人,喜欢热闹,喜欢欢聚,在帮忙时发现她也是位极富品味之人。从橱柜里的一些食物便能发现,比如收藏的茶叶从白茶到红茶,再到养胃的大麦茶,当我翻看时,阿姨伸手问我:“丫头你减肥吗?”

我愣了一会儿,便坏坏地回答:“您看我这身材还用减么?”

她又递给我一堆苦丁茶,说着对茶叶的用途与喝法,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傍晚。去机场需要在首尔市内乘车,为了方便借助于小姨的房屋,还能方便与一些亲朋好友道别。

阿姨给了我好多东西,但她一路上一直念叨:“唉,没给侄女泡杯咖啡,长大后的第一面竟让她忙活了……”

妈妈说:“都是自家人,打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就不必客气。”

送行的日子越发逼近,阿姨就越不舍,因自己女儿在澳大利亚生活,刚生孩子,说是在有生之年多享受这隔代之福,当姥姥的心情,当妈妈的挂念应该就是如此吧。我们相聚在一家咖啡馆,别人点了卡布奇诺或者其它热饮,只有阿姨和我喝着拿铁咖啡,品尝生活之苦。

“那铁咖啡是由牛奶和咖啡调配而成,没有对苦味的亵渎,却注入纯粹的奶香,搅乱咖啡的枯燥,在流动的黑与白之间游走,凝结甜与苦的孤单。”

恍惚间眼前的阿姨就像这杯拿铁咖啡,磨难许多生活之苦,却拥有牛奶一样的丝滑口感,而那甘甜并非是用方糖或其他甜饮勾兑,浓郁芬芳而又自然流露,温润中释放对人生的甘醇。

忽然,阿姨说:“终于请侄女喝一杯咖啡了,离开前,也能让我得到些许欣慰……”

听到此话,我莫名感动,而这种动容并非是因为亲情、友情或者其他,像手中一杯拿铁,就是如此简单:只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,他们独立地生活,即使那生活并不十分富有,但只要是他们自己选择的;他们尽情地享受,尽管那享受可能只是一杯清茶,但只要是自己喜欢的。拿铁一族,其实就是在用自己的思维方式,给生活这杯苦咖啡注入一缕温暖的奶香,他们让原本不易的、枯燥的生活不经意间焕发出一种香甜芬芳,平添了对生活的热爱,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生活的艺术呢?

雨,淅淅沥沥地下着;人,已飞往另一个陌生国度,而今,再泡一杯拿铁,那时的人,那时的话,依旧如故……

顶一下 ()  踩一下 () 

 

本文标签:

共有条评论     登录   注册  剩余:2000


友情链接: